九月离笙

全职粉,乐厨。写手,难产,低产,随便写写。

【全职男神×你】〖张佳乐×你〗——『红笺』

提前发文,算是情人节和生贺一起的吧。原谅我懒癌晚期药石无灵……
_(¦3」∠)_

  (撒糖!撒糖!撒糖!:: ೖ(⑅σ̑ᴗσ̑)ೖ ::)
 
 *ooc ooc ooc严重!
 *中长篇
 *食用过程中如感到不适,请点击「↪」键终止观看,谢谢配合!
 *选材于旅游灵感(原谅我脑洞被塞住了(๑-﹏-๑)),文中提到的景点属实(除了那家店是我瞎编的,诗句也是脑抽瞎写的),进度条缓慢请耐心观看,最后会发糖亲亲抱抱哦!
 *祝食用愉快!
  
  
  
  
  
  
  来一次说走就走的旅行,只带一只行李箱,一个相机,大概算是22岁的你所做过最疯狂的事了。
  两年之后的你如是回忆着。
  “女士们,先生们:
  飞机已经降落在丽江三义国际机场,外面温度7°C。飞机正在滑行,为了您和他人的安全,请先不要站起或打开行李架……”
  客舱里响起的广播打断你的思绪,你拎起行李随人流下机。
  此刻已近凌晨。
  云南的天气总是飘忽不定,比如眼前细密的雨丝,把空气也润得潮湿。披着单薄的外衣,即使气温低得像下了霜,你内心却是难得的温热。
  为了这次相见,你已等了很久。
  
  
  

  次日,拂晓时分,打点行李,退房,用餐,整装出发。
  

  “酒店→蓝月谷→丽江古城→三义机场→青岛→霸图俱乐部。 ”
  

  目光扫过今日的日程表,从酒店出来,打车前往蓝月谷。
  蓝月谷的河水因其颜色变化而闻名,夏季多呈蓝绿色,而冬季多呈乳白色,因而又称“白水河”。
  此时已是二月冬末,镜潭湖水纯白如藏王宴上的青稞酒,虽不及夏季的莹澈,却也算是另一番奇观。听人说用这里的河水洗手可去晦气,你虽怕冷却仍是蹲在湖边撩水浇在手心,仿若又回到两年前的那天,与他不期而遇。
  那时荣耀第八赛季,夏休期对于张佳乐来说显得漫长又难熬。忽然想起待在昆明这么多年都没在云南好好玩过,闲着倒不如去看看,于是,恰好遇见旅行中的你。虽然你们的初遇有那么些狼狈。
  雨过天晴。
  寥远的天空与山石草木皆映于碧蓝的湖水,一层层的天然石阶处形成如缎瀑布,随手一拍也能美似大师之作。
  沿着岸边行走,流水已微微浸湿鞋尖而你却浑然不知。景色的确很美,只是醉心于眼前的你忘了注意脚下。
  “噗通!”
  脚腕处传来一阵刺痛,你一头栽进湖里,水花四溅。衣服湿透,冰凉的触感刺激着你的神经和大脑,几乎让你窒息。你不会游泳,紊乱中的双手胡乱扑打,却令你越陷越深。
  怎么办?好难受!
  头部浸入水中,刚要呼之欲出的“救命”在瞬间化为几串气泡,没了踪影。你几近绝望。
  恍惚间听见岸上有人呼喊,而在此时,潜意识里又听见“噗通”入水的声音,你很快感觉到一只手臂有力地环住你的腰肢,将快要虚脱的你托出水面。你睁不开双眼,只是一个劲地咳着。张佳乐当时离你最近,不能眼看着你越沉越深,果断的下水救你。幸而湖也不算太深,把你救上来他还有这个能力。他一手固定住你,一手划水,略显费力的将你救上岸。
  他小心地把你扶坐在浅滩上,给你披上他遗落在岸上的外套。
  “妹子你感觉好点了没?很难受的话我送你去医院?”
  你差不多把水吐干净了,才从刚才的惊吓中回过神来。抬眼,聚焦,这人……
  张、张佳乐?!
  屋漏偏逢连夜雨?
  天!也许世上该不会有比这更尴尬的事了,走路都能跌到水里,你也是要被自己蠢哭的节奏了,而更奇葩的是你的男神救了你!虽然有点羞愧,但这样的意外着实让人有些小惊喜。
  “不,不用了,谢谢。”你的话甚至有些语无伦次。看见他的小辫子凌乱地从颈间垂下,竟有那么一丝性感,你低下眼去。
  “没关系。”他看着你发梢仍在滴水,想了想“你衣服湿透了,容易着凉,我送你回酒店换洗吧。”
  “嗯。”脸颊烧的发烫,不自觉的,你点点头。
  一路上他说了什么你已经记不大清了,大概叮嘱你以后小心,要照顾好自己什么的,但不用想你也知道,浑身淋透的你们俩坐在出租车里一定很狼狈。
  到达酒店与你分别之时,至今你很清晰地记得他说了句话:“蓝月谷的河水据说是能去晦气交财运没错,但是一般人不会在那里洗三遍手的,知道为什么吗?”
  “为什么?”你转眼望着他。
  “因为”,他凑近你悄声说,“听说那样会怀孕。你跌进水里,估计以后会儿孙满堂。”
  这家伙!
  如果当初张佳乐不是一脸认真地说出这种话,你一定会打人的,后来你这样想。
  他瞧见你瞬间石化成一尊雕像的傻样,冲你笑了笑,一声“再见”并挥了挥手便走出酒店大门,唯余一个令你留恋的背影渐渐远去。
  你不知道他后来有没有换洗衣服泡澡,有没有感冒发烧。你因发冷抱了抱双臂,才发现他的外套还披在你身上。至于后来为了还外套找上霸图俱乐部,你们交往,那些都是后事了。
  
  

  
  
  
  

  从蓝月谷打车,到达丽江古城。
  入口处有三条街道皆通往古城内部,左边一条修路,中间大道,沿着直走便可出去并且穿过古城中心,右边一条倒是更多为当地人所青睐,石路曲折,沿路有很多酒吧。
  你不愿像普通游客循规蹈矩,亦或是为了新鲜,三条路你选后者。
  古城一直以她的古朴式建筑吸引着四海八方的游人。低矮的黑瓦屋檐伸手就可摸到檐角,特色的店铺里是民间红红绿绿的玩意儿,狭长的古巷尽头,连接着烟青的天空,仿佛就在头顶。你听见当地女子弹唱着歌谣,虽听不懂,但声音很缓,很轻,像你儿时的梦那样绵长。
  走过石桥和水车,两边的酒吧清一色的木制建筑,只一层,透过落地玻璃窗可看见里面俊男靓女在热舞,不知名的乐队哼唱着流行或是他们原创的歌曲,店外的服务生热情的向行人招呼生意,打着啤酒饮料的促销邀你入内。
  望着他们沉迷艳舞,消磨时光,你不属于那类人,摇了摇头不作停留向前走开。
  你来这里是为了挑选独特的工艺品作为张佳乐的生日礼物,目光扫过玉器、木乐器,还有当地著名的鲜花饼,这些都不是你想要的。
  挨着店招看过去,你在一家店前驻足。
  
  红笺小字。
  

  “红笺小字,说尽平生意”的红笺小字。
  好像挺有意思,这么多店,倒没见过名字这般雅致的。
  店铺里老板娘正仔细整理着每一块笺,你步入店内。与她交谈后你决定选一块自己刻字,热情的她手把手教你。
  待近黄昏笼上古城的一墙一瓦,你终于刻好,字体烫上金色。
  他会喜欢的吧。
  付钱告别店老板娘,你匆匆拎行李打车到机场,所有手续办好,约莫六点,你登机即将飞往青岛。
  你以为一切都准备就绪,却唯一忘了件重要的事。从清早到现在,你不会知道张佳乐给你打了多少次电话,甚至去问你的闺蜜,而你的行踪之隐秘连她你都未告知。
  
  
  
  
  
  

  飞机穿过云层,你在座位上随意解决了晚餐,倚窗浅浅睡去。三个多小时过后,飞机降落在青岛流亭国际机场。
  你打车到达霸图俱乐部门口,望见洞黑的窗口,抬手看表,已十点整。
  果然还是来迟了吧,这个时候,张新杰应该已经监督他睡觉了。
  你们,终究还是,错过了吗?
  这一天即将结束,你为自己来的不合时宜而落寞伤感。Q市的寒风吹鼓起你的大衣,听着这座城市的喧嚣,淹没渺小的你,你垂眼看着脚尖因一天奔走而蹭上的灰尘,心情也变得灰头土脸的。
  然而你没有看见,此刻霸图F4正从街对面向你走来,准确的说是向霸图俱乐部走来。
  这次张佳乐的生日party霸图F4一直嗨到十点这个现实让张新杰非常不爽,他走在前面只想尽快回去睡觉。直到走过你身边,你才发觉他们。张佳乐看着你,第一次目光如此深邃,也许是夜太黑,你读不懂他眼底的情绪。
  “张副队,韩队,林敬言前辈……”你怕老韩的钱包脸,简单的打招呼也毕恭毕敬的。
  张新杰和韩文清向你点点头便进去了,林敬言向你微笑,又看了看张佳乐识趣地也先走一步。
  “乐……”
  “为什么不接我电话!”你能清楚地听出他话语中刻意压制的怒气。
  “我、我手机忘了带在身边……”你支支吾吾,话都说不全。
  他沉下眼眸,靠近你一步:“你知不知道我今天给你打了24次电话”,他顿了顿,“每次都是无人接听。”
  怎么会这样,都怪自己疏忽了,你有些心疼有些慌:“对不起乐乐。”
  他沉默地紧紧抱住你,下颌埋在你颈窝:“从看到你的那一刻,我就原谅你了。我以为你失踪了,我再也见不到你了。”他的羊绒围巾蹭得你鼻子痒痒的,突然一酸,让你很想掉眼泪。
  “不要动也不要说话,让我抱一会儿。”他说。
  你的手攀上他的背脊,你们就这样长久地抱着。
  你忽然想起来:“乐乐,我带了礼物给你。生日快乐!”你举起手提袋。
  “礼物?里面是什么?”他眉眼笑得像个兴奋的孩子,利索地取出袋子里的礼品盒。
  “你打开就知道了。”你嘟嘴。
  打开精美的檀香木盒,里面横躺着一块小巧类似竹片的笺,红底的笺面上刻着两竖行金色小字:
  

  春花藏冬雪,常照故人颜。
  

  他就是你的故人,你的光。如果哪天冬雪飘零,他一定是冬末春初的花,直开到繁盛,遮蔽积雪。
  他的手指细细摩挲着那些雕刻虽钝却清秀的小字,仿佛要用尽一辈子的温柔。即便如此,他也口是心非:“做工这么粗糙,一定是你刻的吧?”
  “张佳乐,不要还我!”你气得牙痒痒。
  他指间轻轻穿过你的发丝,在你眉间印上一个最深情的吻:“怎么会,这是我26年以来收到过最好的礼物。”他又轻轻捏住你的下颌,贴近你额头,温热的气息让人脸红心跳:“那么,明年的生日礼物,把你送给我,好不好,张夫人?”
  你一怔,一丝绯红染上脸颊。随后缓缓搂住他的脖颈。
  “嗯。”
  
  
  

  END
  
  
  

      新的一岁,愿君一切安好。依然爱你。
  看到这里的都是小天使,爱你们,mua~!(*ฅ́˘ฅ̀*)♡

评论

热度(61)